快捷搜索:

父亲的事

一直拖了四年,钱始终也没还

父亲是一个极重感情,也极善于把别人感情收集起来的人他总是把它们一捧捧珍藏起来,放进胸膛,因此他的胸膛很沉重

父亲说,刚刚解放的时候,大连的冬天特别冷,街上随处可以看到冻裂的水管一夜间流出来的水,到第二天早晨便可以成为一座座冰场平整的柏油马路也随时能见到冻裂的情景,就像被人用刀切开了似的

就在那样的一个晚上,父亲行走至中山广场附近,在一座楼前的圆柱子后面见到一个人,卷蹲在那里,十分可怜父亲说尽管在那个年代那种场面常常见到,但是每次见到心中总是挺难受父亲走上前去告诉他,说那儿是个风口,风刮到那里都在打转,在那儿呆一夜可会受大罪的还告诉他大连有许多空房子,日本人撤走以后,倒出来不少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父亲去码头接船经过那座大楼的时候,发现那个人仍旧在那儿卷着,他已经冻得不会说话了,嘴唇上和两只眼眶里都布着一层冰父亲说那种场面看了以后让人揪心

当时父亲穿了一件长袍,他什么都没想,只是急忙脱下长袍,像大包袱似的把那人裹了起来他自己冷得也顾不上说什么,急忙奔回住处回家重新穿好了衣服后,又急促地赶往码头接他的朋友

从此以后,再也没遇到那个人在往后的冬天里,父亲还常常想起他

大地渐渐苏醒,又渐渐冰冻,转瞬几年的时间飞快逝去,就在有一年的春节,父亲见到了他

这次是在我们家里见到的父亲说大年初一的早晨,他来拜年当时父亲愣了,他一边叩首一边讲起了那一夜……

看到他红润的脸庞,父亲知道他度过了难关如今大概在大连已经站住了脚他告诉父亲,那件长袍的口袋里有一封别人寄给父亲的信,是个空信封,所以就按地址找来了

后来两人有了一些交往

许多年过去,那个人的父亲去世了,他来向我们家借钱他一连借了许多人家,人家都不肯在倾盆大雨中他跑到我们家父亲说他太急需了,当时借了三百元钱给他他说处理完了丧事,便还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东西特别便宜,父亲说,买一斤大虾才两毛钱这期间,他不再来我们家父亲曾去过他那儿两次,每次还没开口,他就讲出了许多难处,用话语把父亲堵住了我的父亲很儒雅,很厚道,一些该说的话又全部带回来了

父亲和母亲说:他家住的房子顶棚是油毡纸的,冬天冷,夏天会往下滴沥青的母亲说:太可怜了,算了吧,就当是送他了,往后我们自己节省一些

那个年代,对于我们一般家庭来说,三百元钱,积攒一年可能都达不到这个数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